愿意出租的房主更多了

  • 说到租客少的原因,小范解释说:“育翔小学的一年级搬到大井胡同去了,家长就不在这边儿租房了,因此流失了大批租客。”

    因为孩子在府学胡同上学,今年已经是于女士第3次在交道口附近租房了。

    扛了半个月后,方大爷觉得房子空着也是损失,把房租又降回了5000元,并承诺给房客一周的“装修期”,收拾厨房、卫生间。但半个月又过去了,方大爷的房子还是没有出租出去。对于当初的贸然涨价,他有点儿后悔了。“不涨价,当初那个房客就不搬走了。”

    据小王介绍,现在,家长租房都不愿意“凑合”了,因为网络、空调、家具、装修等一些细节不满意,就不租房了的现象多起来。而在这一带,基本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老房子,户型小不说,装修、家具的配置都一般,仅仅能达到“能用”的标准,所以,现在的房子越来越难租了。

    让方大爷没想到的是,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,却几乎没有什么人来看房,即使零零散散有几个来看的,也没有租的意愿。“往年8月份,看房的家长挺多的,今年怎么没什么人看呢?”中介告诉他,房租报的高了,另外,因为常年出租,房子没怎么保养,厨房、卫生间的墙砖都掉了,肯定不好租。

    “前两天,我们店出现这样一件事儿,有个家长租房,看上南竹竿胡同一套50多平方米的小两居,但因为嫌房东给配的床太旧了,自己家的床太大,搬不进来,没成交。”

    家长的心态,小王很能理解:周边5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都5000元以上了,比非学区房租金贵一两千元。花这么高的价格,谁都不愿意将就了。

    看完这套房之后,于女士又连续看了3套房:分别是位于交东小区的一套72平方米的两居,房主报价7000元;什锦花园胡同一套55平方米的两居,房主报价5500元;还有一套是东棉花胡同62平方米的两居,房主报价5600元。于女士看完后,房东均表示,租金可以进一步谈,其中,什锦胡同的房子降价的空间最大,看房主的说法,5000元是肯定能租下来的。

    进了门,大姐很热情、详尽地给于女士介绍了房子的情况,临出门还说:“物业费、供暖费,都我们出,不用您管,您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,要觉得行,租金好说,缺什么东西,我们尽量给配齐。”

    “这一片儿大概有五六百套房子循环出租着,去年,一套房出来,三五天就能租出去,有的当天就能签约,非常好租。我记得去年8月有套70多平方米的两居出来,十几个客户看房,争着抬价,生生把租金从6000元涨到了6800元。今年,这种行情不可能出现了,租房的人稀稀拉拉的,没人抢了。”小侯边摇头边说。

    在交道口一带,往年“毕业季”后,8月初,家长就开始陆续租房了,进入学区房的租赁旺季。但今年都9月初了,旺季还没有来,一些房源空置了半个月以上。这让做了3年多租赁业务的小侯都感到很奇怪。

    “这套房比交东小区的两居面积小,房主报5200元,5000元肯定能租下来;要是谈得好,4800元也有可能。”前两天,中介带于女士看的第一套房是花梗胡同一套50多平方米的小两居。因为知道于女士一直在附近租房,一见面就和于女士交了实底儿。

    方大爷在美术馆后街有两套房,一套自己住,一套常年出租。因为挨着府学胡同小学和美术馆后街小学,房租年年上涨,也不愁租。特别是去年,房租一下子从4000元涨到5000元,照样租了出去。

    小范说,马甸南村出租的房子两居室比较多。目前,虽说部分房东号称租金涨了500元,但最后租客划完价,出租出去的实际价格其实没怎么涨,租金基本还是在4600元至5000元之间。

    至于为什么租房的人少了,小侯现在也没弄明白。不过,他说:“这两天看新闻,30多所名校在郊区的分校开始招生了,我觉得应该有点儿关系,郊区好学校多了,肯定会分流部分生源,家长就不用舍近求远、舍‘大’求‘小’,到城里租房了。”

    据小姜介绍,这个区域因为租金高,房源也很多,有的楼近一半的房子都在出租着,很多房主都是把这里的房子高价租出去,自己在稍远的地方低价租房。特别是前年以来,租金涨得快,愿意出租的房主更多了,导致现在的供应量相对充足,客户可选的余地比较大。记者 李海霞

    房东是一位50多岁大姐,于女士刚进小区,这位大姐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“我到楼下遛个弯儿,顺便迎一下儿你们。”头一次享受这待遇,于女士有点儿不知所措,甚至有一丝“头次来没拿东西礼数不周”的歉意。

    鉴于目前这种行情,小侯认为,将来,学区房的房租能降多少,不敢说,但想继续涨,比较难了。

    “现在正是租房的最好时候,房源多、租客少,目前的租房主动权在租客手里,划价的空间很大。”据中介小范的说法,如果对装修不那么挑剔,4800元就能租一个70多平方米的大两居。这个价格和去年同时期相比,差别并不是很大。

    今年7月,上一个房客的租房期限到期了,方大爷按去年照方抓药,又涨1000元,结果,房客不租了,方大爷把房子挂了出来,让中介帮着租。

    “报价不算离谱,但也可能是装修不太好,没出租出去。现在,这个区域出租的房源挺充足的,那些装修差一些,距离远一点儿,家具旧一点儿的房源,不降价就不好租了。”中介小姜说。

    “50平方米1居,报价5500元;70平方米两居,报价8000元;80平方米三居,报价9500元”。记者看到的这几套房源都位于实验二小旁边的新文化街;都是挂出1个月左右,没有成交。

    虽然挨着史家胡同小学、景山小学和二中,一家中介东四店的小王在这个8月开学季的业绩却不太好,只成交了3套,而6月、7月给毕业生租房子,两个月还成交了11套呢。